嘎嘎大笑

雷安
⚠️❌雷右

【零薰】攻略(标题废


趁赶紧夜深发【捂脸】



⚠第一次写同人文,献给了零薰
⚠毫无文笔功底!!!
⚠OOC!!!!!!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因为这篇文的草稿我打了有半年多之久…………(。
⚠ES原背景设定,零薫暧昧时期设定,大概是你先告白不你先告白的状态。
⚠剧情废,剧情少废话多
⚠不瞒你说是lft自己先动手吞的排版




“咳……”生病的羽风薰无力地瘫倒在课桌上,把脸埋进了臂弯里。

虽说不是太严重,但喉间不定时冲上来的那股瘙痒总是让他抑制不住咳出来,这样的状态还能和女孩子愉快地约会吗?

不如意的灰色云团飘在脑勺上方,伴随着阴雨。在混沌难以思考的脑内做了几番挣扎,他最终还是忍痛掏出手机,在课桌下发出了失约的道歉短信后才抬起头叹了口气,嘀溜地转着银灰色眼珠看着教室,才发现人已所剩无几,原来在他刚刚游离的状态下已经放学了。

“我说你啊,”讲台上擦着黑板的值日生稍稍侧过身子,冰蓝的眸子淡淡地瞥着他,“今天咳嗽不止一次两次了吧,拜托你生病就给我去看校医啊,超烦人的。”

羽风薰冲着濑名泉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却被身后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怎么了生病了吗羽风!来依靠我这个正义的伙伴吧!和我去做流星队特训怎样?一起打败邪恶的病毒啦哈哈哈哈哈哈!”

“饶了我吧⋯⋯”撇了下嘴,轻轻拍开环绕在自己肩膀上千秋的手,羽风薰提起公文包悠悠地站了起来,“平时去社团都没这么积极,我可不想让奏汰按水池里啊。”说完挥了挥手算是说声再见,走出了课室。

接着,便在走廊里刹住。

所以呢,他羽风薰现在能去哪?

约会泡汤了,并不想回家,社团没活动,另外校医室那充满卷发大叔味的地方还是算了吧⋯⋯⋯

“啧⋯⋯”纠结地挠了挠后颈,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踌躇了一会儿,羽风薰还是迈开了脚步。





“吱呀——”

轻音部精致的木质大门被缓缓推开,回音在放学后空旷的走廊里扩大,传入耳朵里,让羽风薰感到一丝紧张,怎么说会主动来这也让他自己感到心虚。

不……因为实在没地方可去啊……

这么安慰着自己。



“哦呀⋯⋯薰君?”是一声熟悉温柔的惊叹。

映入羽风薰眼帘的朔间零此刻正站在轻音部的窗前,戴着眼镜,手中还拿着一沓乐谱。

傍晚的橙色霞光从窗外流入,在稍微昏暗的轻音部内投下一小圈暖色,温柔地包裹着朔间零,将他整个人渡上一层淡淡柔和的金边,蓬松卷曲的发丝软软的,修长紧致的身型也被勾勒得越发明显。

羽风薰眯了眯眼,这个人不是自称吸血鬼吗,但现在这个和神一样散发着柔和圣洁气息的人是怎么回事啊。

“已经起来了啊,朔间。”挥去内心的吐槽,像平时的寒暄一样,算是打了个招呼。

“夜晚是吾辈活动的时间喏。”朔间零低头将眼镜摘下安置好,回归视线,看到对方依旧伫在门口那儿,眼眸忍不住弯了弯溢出笑意,“薰君为何来吾辈这呢?今天不是Undead 活动日哦,你看狗狗和阿多尼斯都没来喏。”微启的薄唇轻吐着气息,声音慵懒而又柔软,这个人像是说话也不太愿意话费太多力气一样,声带只是轻轻摩擦,还带着些许男性低沉的磁性沙哑。

朔间零的声音总是能给人一种安定沉稳的感觉,听着他说话,下一秒似乎就像坠入一个宽敞胸膛,温暖又安心,让人心甘情愿地堕落。

羽风薰回神愣了一下,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是太好了,他来这里是干嘛呢?他也不知道。于是羽风薰选择语塞,抿着嘴就站在那,走也不是进也不是,似乎在等着这个话题的跳过。然而朔间零却并不打算放过这个话题,依旧很有耐心笑眯眯等待着他的回答。

僵持着半分钟不到,羽风薰还是选择了投降,这么和朔间零斗下去他可玩不起,“因为实在是没有地方可去只能来这里啦⋯⋯”诺诺地开口,诚实的孩子是不会被批评的吧?

“唔⋯⋯薰君还能想起吾辈,吾辈很高兴哦~”

看吧⋯⋯





“所以,”朔间零缓缓伸出手——

“过来吾辈这吧,薰君。”












“⋯⋯”

“⋯⋯”

看似石化的羽风薰其实内心早已汹涌澎湃暗涌翻腾犹如平静的海面突然被击中一颗陨石炸开层层巨大海浪把他卷入漩涡吞噬着自己混乱紧张得抓不住任何东西,同时脑子里劈下无数闪电并奔过千万只草泥马。

等等……这恋爱少女漫的画风是怎么回事?在晚霞下俊俏的美少年向自己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态并温柔说出“来我这吧”这种事情怎么看都是由羽风薰对着糖波波酱们做的事情吧?现在反倒被自己家的队长撩了是什么情况?亏他自己还看过不少女漫,早已熟识的场面为什么现在还会感到doki doki 啊?

还没来得及理清脑中的一万个为什么羽风薰已经慢悠悠地迈出脚步,“挪”着走向朔间零,主动来这的可是他自己啊,已经没有离开的理由了吧。

最终羽风薰慢慢“挪”进了那片晚霞,来到了朔间零身边,一路上被朔间零看着紧张得他都怀疑自己刚刚是否顺拐了。

保持着三个拳头宽的距离并排站着,羽风薰并没有迎上身旁的视线,但隐隐能闻到那人身上好闻的檀香味,从进到室内开始,就觉得整个人都被沉浸在朔间零的气息当中,都是属于那个人的味道,忽略不了也抗拒不了。

目光在轻音部里胡乱瞟了几眼后还是率先开口:“朔间会介意吗。”

模棱两可的问题,到底是想得到怎样的回答呢?



就像被什么东西轻挠了一下,朔间零轻笑了一声,收回目光,垂下眼帘,扑扇的睫毛像道纱幕掩饰了血眸的波动,在眼睑投下一片小阴影,嗓音里是猜不透的情绪:“薰君不是知道的么。”

疑问的句式却是陈述的语气。


“⋯⋯”

这也……太狡猾了吧!羽风薰差点吐血。

本想试着从侧面稍稍攻略一下对方的池城,结果却被人扳回了一城,好像还让对方意识到了些什么。

不甘心……




所以呢,那又能怎样啊?

羽风薰识趣地选择结束这个话题,对付朔间零不是他的强项,追究到底也不是他的作风,反正来日方长,他就不信朔间零还能严严实实攻守得住。这个决定反而让他轻松了不少,于是把公文包放窗台上,并以手肘为支撑点靠在窗台边,将目光定在朔间零手中的那沓乐谱,挑挑眉,“Undead 的新曲子?”

“姑且算是,”对方选择新话题朔间零也就顺着他了,“薰君要不也看看,给吾辈一些建议?”

“嗯哼~朔间都这么说了。”愉悦地接过了对方手中的乐谱。

既然刚刚惊险刺激的探心游戏失败了,那就认真点干别的正经事吧,这种相棒间轻松舒服的相处方式是他们常态,也不坏。



就像朔间零所说的那样,羽风薰是个只要想做就一定能做到的孩子。看了几眼乐谱,他就已经能够大致哼出曲子,在遇到有想法之处,则会停下,改成另一种音调,尝试新的编曲。

羽风薰在思考的时候,清秀细长的眉会微微皱起,睫毛轻轻扇动,眼神宁静而又专注,聚焦于一处,额前细碎的金发因颔首的原因微微半遮住了眼睛,也许是太认真的原因,他并有没注意,也没去打理。

朔间零想伸手帮他拨开刘海,好让他舒服些,但终究还是没这么做。

安静的室内只剩羽风薰细细的哼声,时不时有傍晚归巢鸟儿愉悦的鸣音从窗外传入,朔间零就在旁边这么静静看着。暖色的霞光,细细的曲调,身旁的人,有这么一瞬间让朔间零觉得,时光要是这么一直下去,也是不错的。



“那个……”刚抬头想说些什么,却撞进了对方的眼睛,让后边的话语消失得无声无息。

朔间零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比羽风薰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的眼睛都好看。平日里朔间零的眼睛呈暗红色且深邃,眼神因没睡醒而显得迷离缥缈。而此刻在晚霞折射下,那本就罕见的红瞳变得清澈透明,微微泛着涟漪,像被岸边彼岸花染红的清潭一样。



“薰……”


“啊?”

思绪放空的状态下更容易条件反射,就像前者还没来得及将“君”字说出口,后者倒先应了去,造成了这种只喊了对方“薰”亲昵昵称的暧昧尴尬局面。

羽风薰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朔间零顿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忍住笑意,重新整理好思绪后开口,“薰君想要和吾辈说什么。”

有台阶当然顺着下,羽风薰很快就反应过来,将乐谱递到朔间零眼前,手指还指着一处乐符,应该是想说说新曲子改动的想法,朔间零便自然而然地凑近,准备洗耳恭听,只见羽风薰缓缓张口——













“咳!”



……

羽风薰他现在不单单想钻地洞这么简单了,他简直想直接去死。


朔间零稍稍瞪大了眼,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打量着眼前的人,“汝这是生病了吗?”

“呃……抱歉我……咳!”本想要解释,但咽喉那股强烈的干痒突然间发作,一阵又一阵接踵而上的咳嗽让羽风薰有些换不上气,渐渐从颈部开始的那股灼热蔓延至全身,大口吸进的空气也似一把剑,轻刺着脆弱的咽喉。瘙痒、燥热、呼吸混乱,羽风薰的思绪逐渐紊乱缥缈起来。


“薰君?”朔间零皱眉,伸出手拍着羽风薰的背帮他顺气,“汝实在不舒服要不就早点回家休息?”


“回家什么的……咳……饶了我吧,”羽风薰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把话说清,“而且咳嗽也只是一时半会的事啦。”说完苦笑着看向朔间零。


朔间零顺着对上了羽风薰的眼睛。是温柔甜蜜的蜜色,窗外流入的晚霞染成的,因为刚刚的咳嗽,眼珠里还漫上些许泪雾,泛着光点,似黄昏景下的深湖。


羽风薰垂着头,用手指轻轻按摩着自己还有点干痒的喉咙,清了清嗓子,挠心的痒意,灼热的体温,燥热依旧没有散去。



好热……









“朔间。”带着有点沙哑的声音唤道。

“唔?”拍着背的手顿了一下,继而又继续着。

“能……把你的手借我一下吗?”像是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朔间零停下动作,满脸疑问地看着他,羽风薰的表情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他食指挠了挠脸,眼珠子灵活骨碌地转了几下,也没敢对上朔间零疑惑的目光。



“就是,想帮我这儿降降温。”微微侧头,指了指他那颈部,“太热了。”他边笑边说。



像是一种试探性的邀请。



降温也不是非得利用朔间零比常人低的体温不可,比如羽风薰他可以用室内架子鼓上的吊镲,当然这只是乱来,再比如他可以用自己包内的金属水杯,大不了他也不用做到这一步慢慢等余热散去也行。



但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去他妈的来日方长。思绪有些紊乱的羽风薰这么想着。



朔间零的确感到有些意外,这是要打直球了吗?



那,他应邀便是。


对方做出了明确的回应,将手递到他的眼前,看着朔间零带着笑意的血瞳,羽风薰忍住胸口那股将要涨满溢出的情愫,低下头伸出手,与朔间零那节骨分明的手指轻轻相扣了一下,再引导着对方将手贴上了自己的颈部,闭上眼睛,感受着那股凉意。


与之相反地,羽风薰稍热的体温顺着手掌传递到朔间零的全身,刺激着他的神经。



默许了对方行为的朔间零勾了勾嘴角,也就任由着他去了。



此时羽风薰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退去,颈部在刚刚自身主人的揉捏下变得粉红,习惯性敞开的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里面的黑色背心衬得肌肤更加晰白,而胸口因经过刚刚的咳嗽依旧有点微微浮动。


没过多久,羽风薰体温的热度似乎转移到了朔间零的身上,让他莫名燥热起来,手心下还能清晰地感受到动脉的跳动,又仿佛能看到里面流淌过的血液一般,有点口干舌燥。



朔间零的眼神渐渐深沉,他微微挪动着拇指,轻轻摩挲着对方的肌肤,隐忍了一会,转而捏住羽风薰的下巴,猛然凑近,迫使着两人近距离对视。



睁眼抹去一瞬间震惊的神色,忍住快要炸裂的心脏,羽风薰眯了眯眼,顺着把双臂搭在了朔间零的肩上,将身体贴紧了对方。感受着两个人心脏的剧烈跳动,呼出的温热气息在两人的脸上相互缠绕着,稍许有些痒。


搂上羽风薰的腰,朔间零的血眸依旧迷人,但与平时亲和的神韵不同,这次带着张狂强烈的侵略性,就像在欣赏和观察着自己眼前的猎物一般。沉醉也好还是挟制也罢,都让猎物无法逃离。


如此炽热的目光接触,如此明目张胆的感情流露。



攻城略地。



周旋游戏已经结束,那么,是他先攻破朔间零的池城呢,还是朔间零先占据了他的领地呢?好像都一样吧?

羽风薰笑了一下。





“薰君在笑什么?”拇指抚过眼下人闭着的唇线,向下慢慢压住下唇,微微露出里边晶莹粉色的唇壁和洁白的牙齿,再轻轻松开,看着唇瓣重新缓缓合上。



羽风薰没有回答,笑着的蜜瞳如蜂蜜变得更加浓郁,甜得侵心。



















……

微凉的唇瓣贴上了颈部,气息轻吐在皮肤上。


“可以吗。”低沉的声线带着欲望的沙哑。

羽风薰抱紧了朔间零——




“朔间不是知道的么。”

疑问的句式却是陈述的语气。

The end.



*************************************************

感谢看完!!!改了又改,依旧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不足之处请多多包涵!!!
选择了咳嗽这个梗是因为……那段时间生病老是咳嗽,导致喉咙脖子热得火辣辣,总想拿些冰凉的东西往脖子上贴………………就想到了零薰。。。。。。。
因为实在是太喜欢这个cp了所以忍不住想产粮(劣质粮。)总觉得不踏出这第一步以后都很难产粮了,自己写的文真的是怎么看就怎么雷…………但我是爱他们的!(没人想知道((

总之感谢阅读!!【鞠躬】

评论(1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