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大笑

雷安
⚠️❌雷右

【零薰】脑洞一则

🌸只是个被专业所摧残的脑洞

🌸大概是居民零X社工薰

🌸OOC 架空 无剧情

🌸不甜不好看 纯属想着爽

🌸被雷到一概不负责








“吾辈那可爱的凛月哟……”

面对眼前这位撇着嘴眼眶溢满闪烁泪光的人,羽风薰第n次淡定地抽出两张抽纸塞进他的手里。

这位朔间零先生,在他第一次跑到机构里头时,正好是羽风薰轮班在大厅当前台招待。于是苦命的羽风薰就被这位苦命哥哥拉着哭诉了半天,一边夸着自家弟弟有多么可爱,又一边诉着弟弟怎么欺负他,羽风薰本着职责耐心地听着并在心里下了“这人是弟控”的结论。

结果有了第一次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只要一被可爱的弟弟欺负或无视,朔间零就算在再炎热的天气里也会打着把太阳伞咕噜咕噜地跑到机构里拉着羽风薰吧唧吧唧地掉眼泪求安慰,内容几乎恒古不变,反正机构设在朔间零居住的高档小区内,无需担心路途风险。

你以为只要不是羽风薰值班前台就可以逃过这一劫了?好巧羽风薰也是这么想的,然而有一次在濑名泉冷冷地对在办公室里的他喊“喂羽风外边有个姓朔间的找你”后,羽风薰才知道自己这想法有多天真。

朔间零时不时的来访占用了羽风薰的工作时间,原本在办公室内要完成的方案策划,结果只能傍晚下班带回家里完成。

想着把朔间零的事当做一次个案处理也不错,正好可以充当一次自己个案服务,上升指标。于是在一次朔间零吧啦吧啦说着的时候羽风薰轻声地问到:“朔间桑需要我提供个案服务吗?”

所谓的个案服务,就是与一位服务对象建立服务关系,一般是一对一进行辅导服务,主要是倾听案主的心事和烦恼,通过心理治疗安抚案主的情绪心灵,最后协助案主解决问题的一种工作方法,结束时间根据案主和社工的共同评估来决定。

就目前朔间零来机构的次数来看,足以可以开个案服务了,个案服务是所有工作方法中最难的,可是对于羽风薰这种健谈嘴巴又甜而且还有一定实力的人来说,并不成问题。

在朔间零一脸懵逼羽风薰只好解释什么是个案服务并最后以“我会帮助你们改善兄弟关系”的诱人条件结束后,朔间零一改楚楚可怜的样子大义凛然地说道“吾辈怎么可以麻烦薰君呢”,羽风薰瞬间想把这人丢出机构外边任由阳光暴晒,你™地现在就是一个麻烦啊!

察觉到羽风薰的表情降到冰点,朔间零缩了下身子,绞着手指低着头眼珠子时不时向上瞟着羽风薰,诺诺地开口:“解决过程还是要接触到凛月的吧,要是被他知道身为哥哥的吾竟然跟外人哭诉这些,吾辈身为哥哥的风范……”羽风薰想早就没有了好吗。

最后羽风薰只好叹了口气,算了算了,随他吧,况且也正因为朔间零,打破了他以往一成不变的工作时间和状态,让枯燥乏味如死湖一般的工作生活泛起了这么一丝波澜。而且,朔间零有着一张比女孩子还好看的脸,盯着那张脸神游,权当一种精神放松也不错。

这种小小的偷懒被身为主管的莲巳敬人所发觉,但对方是该小区居民,而且羽风薰的工作也能按指标完成,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朔间零却突然再也没有来过机构,以前一周至少来三次。羽风薰行走在小区里都从未遇到他,是搬走了吗,羽风薰竟然觉得有点失落。



在三个星期后的傍晚,在外边结束了活动后的羽风薰带着物资回到机构,却在机构门口旁边的小花园里看见蹲在地上拿着树枝玩蚂蚁的朔间零。

朔间零察觉到了羽风薰,站了起来笑眯眯看着他,对视了一会开口:“吾辈最近花了点时间在家想了些事。”

啊,所以才没有来这里吗。

“吾辈觉得,经常这样任性地占用薰君的工作时间,实在给薰君造成太多困扰了。”

原来你也知道啊……但你的样子完全没有感到愧疚的意思啊!

“所以经过吾辈与可爱的弟弟讨论过后决定,”

什么嘛……兄弟感情这不是挺好的嘛,不需要再跑来向我诉苦了吧……

“以后吾辈就在薰君下班后,以及周末的时间找薰君好了,不知道薰君愿不愿意把汝的这些时间让出来,陪陪吾辈。”

羽风薰觉得一定是朔间零背后的夕阳太刺眼了导致他神志不清大脑不经思考就回了一句“好”。










在厨房里系着围裙试汤的羽风薰想起了什么,对旁边咬着番茄的朔间零说:“当初你说不想给我造成困扰,那直接答应我的个案服务不就好了嘛,还能帮我完成指标呢。”

“那可不行,”朔间零啜了一口果肉里的鲜汁笑笑,“因为吾辈知道,在汝那行里,就算是私底下,案主和社工也是不能有服务以外的关系的,如果当初吾辈答应了汝,想要达成现在的关系不就很难了喏~”

“所以说从一开始你就在打算了些什么啊朔间零!!!!”



————————THE END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