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大笑

雷安
⚠️❌雷右

零薰【脑洞二则】


⚠返礼背景

⚠纯属爽YY

⚠OOC,文笔差,剧情废

⚠bug多请勿联系原剧情

⚠被雷到一律不负责






——我喜欢Undead,喜欢大神、羽风前辈、还有把我带进这个大家庭的朔间前辈。

——别总是自以为是地把我们从你身边推开啊吸血鬼混蛋!

——虽然身为制作人无法感同身受,但请朔间前辈偶尔还是好好倾听他们的心声吧。

……

时间流逝了十几分钟,相册依旧没有要翻页的迹象,对着照片的血瞳却没有任何聚焦点,思绪早已飘散。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后辈们的话,虚渺得仍感觉抓不住任何东西。

他自认对任何事都有把握,甚至承认他有自傲的资质,但到了这种时候却退缩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熟悉的淡淡香气漫绕在周围的空气中,渐渐沁入身心和思绪中,这种习惯的存在,让朔间零好一会儿才应过来,倒是对方先开了口。

“哇哦,以前的朔间桑意外地可爱呢~”

转头看见对方近在咫尺的侧脸,语气里带着玩味,看着照片的灰色眼瞳却出奇地沉静认真。羽风薰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又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一手放椅背上一手撑在桌缘弯腰凑近他的,朔间零完全不知情,连感知反应都退化了,果然已经生锈了吧。

“薰君又不是没见过喏。”重新把视线放回照片,看着属于那个时代的自己,那时候虽然和羽风薰交集并不多,但对他的印象还是很足的。

先不说他那闪得耀眼的金发,就凭着从开学以来就冒着零成绩无法毕业的风险,秉持着自由最大的信仰一直不肯加入任何队伍的事迹,足以让朔间零这个学生会会长记住他。

“嗯,所以说啊,”羽风薰直起身子,转身半坐在桌上,伸直着地的大长腿随意交叉着,手掌撑在桌缘,微微低下头看着朔间零,笑了笑,“果然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朔间桑啊。”

朔间零抬头,羽风薰依旧笑眯眯地注视着他,细柔的金发从耳边垂落而下,微微减弱光线,显得那双清澈的眼瞳更加明亮。

“唔……那看来过去的吾辈的确不讨喜喏。”朔间零顺着玩笑道。

“哎?我可没这么说哦,”羽风薰眨了眨眼,目光毫不避讳地直直撞进朔间零的眼睛,“我可是因为曾经的朔间零,更喜欢现在的朔间桑了哦。”

愣那儿十几秒后才朔间零才回过神来,随后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原本交汇的视线。

羽风薰抬手玩着自己颈边的发丝,盯着那卷成的一小缕,平静地开口,“朔间桑总爱自己一个人想着些有的没的,本来老待在棺材里就容易把人闷坏,再这样下去,会得老年痴呆的。”

朔间零听了有点忍俊不禁,“哦?吾辈也觉得差不多了。”

“等等,你还没有到老年痴呆的时候吧。”像平日里吐槽一样羽风薰满脸嫌弃,“Undead二枚看板没了你我可不行啊。”

朔间零无辜地抬眼瞥了他一眼。

羽风薰轻轻瞪了他一眼后,把目光飘向了窗外,“还在想着解散Undead的事吗”

朔间零不语。

“明明在成立Undead的时候还会问我愿不愿意加入,现在说解散就解散,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了呢~”羽风薰改双手抱胸前的姿势冲朔间零挑了挑眉,“朔间桑在处理自己感情事情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地古板啊。”

“薰君……”朔间零有些哭笑不得,就算是快毕业了也不用这么不给面子就来数落他一番吧。尔后他垂下眼帘,卷长的睫毛像扇纱幕遮盖住了眼里的情绪,“时代久了机器也会锈,到了换代时期就不再需要腐朽的老物了,既然吾辈当初被淘汰,那就只配继续沉眠于黑暗里,不配……”

“不要和我念叨你的吸血鬼人设。”

朔间零瞬间委屈巴巴。

“什么‘为了让你们有更好的发展选择’‘不再想束缚你们’‘我不配’之类的话,我是不会听的哦。”

“薰君……”

“朔间桑很珍视Undead吧,我也一样哦,那两个孩子就更不用说了,”羽风薰笑了笑,“既然是珍视之物的话,朔间桑……”

羽风薰微微弯下腰凑近朔间零,迫使那与往日不同显得死寂和离散的血瞳和自己对视,“既然是珍视之物的话,就应该紧握在手中护它周全,而不是松开手让它支离破碎。”

没等朔间零回过神,羽风薰重新直起腰把目光投向窗外的蓝天,“我啊,觉得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朔间桑都是个温柔强大,值得去依靠的人哦,真的真的~你看,那俩孩子也非常喜欢和依赖你吧。”

风悄悄变大,从窗外拂进室内,把他俩长度相似的发尾吹起了一个弧度,额前细碎的刘海也被轻轻抚开。羽风薰顺着风向理了理头发,垂眸看了眼朔间零。

朔间零静静注视着前方眯了眯眼,风吹得他的睫毛有些许痒意。

“刚开始的时候,”羽风薰思考着停了下,接着继续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想着要违抗父亲,在学校混着过日子就好了,没想过要让这个地方成为我重要的一部分,也没想过要真心真意结交任何人。”

“但是人啊,怎么说也是群居动物,孤零零的校园生活,就算再怎么固执的人,也会感到寂寞的吧。”


特别是像他这样喜爱自由,疏离飘散的熏风,没人愿意花精力去挽留它。风也需要停息归属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有,直到朔间零站在了他面前。


“所以,谢谢你能邀请我加入Undead,朔间桑。”

手指不经意颤动了一下,朔间零抬头看向羽风薰,羽风薰低头看着他,笑得眼眸弯弯。

“所以说啦,别再把我们推开了,别再说着那些白痴话了,想老年痴呆还早了点哦朔间桑~。”

朔间零半眯着眼,斟酌了几秒后才缓缓开口,“唔……难得薰君主动和吾辈说了这么多话喏。”稀有的血瞳渐渐染了层薄薄湿气,重新泛起丝丝绚魅的涟漪。

“这个不是重点吧……”羽风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吾辈懂的。”朔间零浅浅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来,收回视线闭上眼睛,坐在那儿沉默着再也没有说话。


能感觉得到羽风薰依旧安静地待在旁边,没有打扰,淡淡的香气仍飘散于这片空气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静谧舒适的空间像是有种极大的包容力,慢慢抚平着一切。

“是吾辈不够成熟,”寂静了几分钟后,朔间零轻轻启唇,磁性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让薰君、晃牙、阿多尼斯伤心了,抱歉。”

“那就给你一次机会~”

轻快愉悦的语调让朔间零疑惑地转头看向他这位共处多日的队友,只见眼前的人冲他灿烂一笑,

“毕业后一起出道吧,朔间零。”















“我听说你今年不会留级,要毕业了,”莲已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今后有什么打算?”

“唔……还没决定好喏,”节骨分明的手指轻轻翻过一页相册,顿了下想了想,抬头看向窗外,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薰君好像有什么想法,陪着他也算是种乐趣。”

End.



记者:听说当初是羽风先生邀请朔间先生一起出柜的是真的吗?【递话筒】

羽风薰:【不我不是我没有jpg.】






“毕业后一起出柜吧,朔间桑~”【划掉】
“吾辈答应。”【划掉】

什么鬼

评论(2)

热度(30)